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新民說 吳鉤說宋 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 吳鉤 著
一本用宋画呈现的大宋文明,一卷在视觉上赏心悦目的宋朝 一部可视的、生动的历史记录,一幅可以近距离观察的“风雅”宋
ISBN: 9787559800817

出版時間:2018-06-01

定  價:108.00

責  編:罗文波 安静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中国史

讀者對象: 对历史感兴趣的普通读者、专业研究者

上架建議: 通俗历史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460 (千字)

頁數: 620
圖書簡介

本書稿是講述宋朝“風雅”生活的一本趣味圖書。作者從宋畫這一新穎角度入手,結合文獻記載和前人研究成果,揭示了宋朝“風雅”生活的若干側面,將宋人起居飲食、焚香點茶、趕集貿易、賞春游園、上朝議事的生活圖景活靈活現地展現在讀者面前,展現了宋朝特有的社會風貌和時代精神。

書稿分為六輯,第一輯講述宋人的日常生活;第二輯講述宋朝文人的雅玩與雅趣;第三輯描述宋朝的社會百態;第四輯介紹宋朝的城市公共設施;第五輯側重于呈現宋朝的商業繁華;第六輯則考證了宋朝政治生活中的禮儀問題。在史料運用方便,作者通過檢索數百幅宋畫,還原了宋朝人物的生活景象,同時還以少量宋朝壁畫、磚刻、出土文物、文書實物作為補充,以及少數唐畫、明畫、清畫作為參照,以做到相互映證、比對。

作者簡介

吳鉤

1975年生,現居廣州。歷史研究者,專欄作家。近年來致力于宋代生活史、社會史與政法史的研究,主張“重新發現宋朝”、“重新闡釋傳統”,已出版《宋:現代的拂曉時辰》(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重新發現宋朝》(九州出版社,2014)、《生活在宋朝》(長江文藝出版社,2015)等著作。

圖書目錄

自序 ( 宋朝人的“紀錄片”)

宋人怎么養寵物狗與寵物貓

宋人用什么釣魚 :拋竿

宋人用什么刷牙 :牙刷

宋人怎么吃水果 :冰鎮

宋人用什么照明 :蠟燭

八百年前的兒童玩些什么玩具

宋人愛插花

宋人愛“寫真”

宋人愛焚香

宋人怎么玩收藏

中國茶藝的絕響

宋式家具之雅

八百年前,滿大街都是博彩搖獎

將春節過成萬圣節

宋朝流行女廚師

宋朝女性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嗎?

唐宋人是怎么簽寫“離婚協議”的

宋人愛談十二星座

為什么說宋朝發生了一場“城市革命”?

《清明上河圖》告訴你 :

宋朝城市比明清城市更開放

從《西湖清趣圖》看宋朝城市的公共設施

宋朝城市已有“自來水”

為什么說宋朝皇家園林是開放的?

為什么說宋朝已有城市公園?

“青樓酒旗三百家”

《清明上河圖》植入了多少廣告?

清明上河船

宋朝的水力機械技術有多發達

宋朝任命一名官員的流程

宋朝平民上衙門打官司,必須跪著嗎?

宋朝平民遇見皇帝,必須下跪嗎?

從椅子的出現說到跪拜禮的變遷

后記

序言/前言/后記

自序

宋朝人的“紀錄片”

吳鉤

一部小說成就一門學問的,似乎惟有清代曹雪芹的《紅樓夢》,是為“紅學”。一幅畫卷成就一門學問的,似乎惟有北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是為“清明上河學”。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自問世以來,不但催生了無數仿作、摹品、衍生品,而且吸引了諸多宋史學者、美術史學者一次又一次的解讀,對于研究中國社會史、生活史、民俗史、服裝史、建筑史、交通史、商業史、廣告史、城市史、造船史的學者來說,《清明上河圖》也是一座不容錯過、不可多得的史料富礦(《清明上河圖》摹本極多,本書所說的《清明上河圖》,除非有特別注明,均指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北宋張擇端正本)。

正如《周易》所言,“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蔽鞣揭灿兄V曰:“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辈煌难芯空邔τ凇肚迕魃虾訄D》的解讀也是大異其趣的,著有《同舟共濟:<清明上河圖>與北宋社會的沖突妥協》的曹星原女士認為,“《清明上河圖》有可能是神宗授意下對《流民圖》不指明的回應。作品不動聲色地表現了東京的百姓在清明時節的富足祥和之情,而非潦倒貧困之窘境。也或者《清明上河圖》是由某個揣摩透了神宗心思的大臣令人所作,以討神宗歡心?!盵 曹星原《同舟共濟:<清明上河圖>與北宋社會的沖突妥協》,浙江大學出版社。]

但著有《隱憂與曲諫:<清明上河圖>解碼錄》的余輝先生卻提出,《清明上河圖》“深刻地揭示出了開封城的種種痼疾和隱患,具有一定的社會批判性。畫家的憂患隱于心中之深邃、其畫諫現于幅上之委婉,僅為時人所識,而難以為后人所破。其意味深長,令細賞者不忍掩卷?!盵 余輝《隱憂與曲諫:<清明上河圖>解碼錄》,北京大學出版社。]與曹星原的見解可謂針鋒相對。

這兩種試圖“還原”出畫家繪制《清明上河圖》動機的解讀方式都是比較冒險的。圖畫與詩文不一樣,文字可以清晰地表達作者創作一首詩的初衷,圖畫則未必。我舉個例子,相傳五代時,羅隱在吳越國主錢镠的王宮見到一幅《番溪垂釣圖》,乃詠詩一首:“呂望當年展廟謨,直鉤釣國更誰如。若教生得西湖上,也是須供使宅魚?!边@當然是在委婉地向錢镠進諫廢除“使宅魚”稅。但創作《番溪垂釣圖》的畫家是不是也有這個意圖,則誰也不知道。從一幅山水畫、風俗畫,恐怕很難準確地還原出畫家的曲折意圖——除了那種意圖非常明顯的圖畫,如北宋鄭俠的《流民圖》、今天的時事諷刺漫畫。企圖指出《清明上河圖》的作者是為了討皇帝歡心,還是向皇帝提出曲諫,都是后人的臆想罷了,不可能得到論證周密的證實,除非你能起張擇端于九泉之下,請他親口說說。

比如說,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上,城外畫有一個高臺,余輝先生指出,“畫中惟一的望火樓已擺上供休閑用的桌凳,樓下無一人守望,傳報火警的快馬不知在何處?!盵 余輝《隱憂與曲諫:<清明上河圖>解碼錄》,北京大學出版社。]認為這是畫家在暗示東京城消防設施的荒廢。然而,《清明上河圖》中的這處高臺,形制跟《營造法式》規定的望火樓構造完全不一樣(按《營造法式》的標準,望火樓由磚石結構的臺基、四根巨木柱與頂端的望亭三部分組成,是塔狀的建筑物),也跟南宋《西湖清趣圖》描繪出來的望火樓造型迥異。顯然,這并不是望火樓,而是一處供市民登高望遠、飲酒作樂的亭臺。遼寧博物館收藏的明代仇英本《清明上河圖》也畫有這樣的亭臺。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的一處高臺)

(左:據《營造法式》記載繪制的宋代望火樓剖面圖,轉引自劉滌宇《北宋東京望火樓復原研究》;右:南宋《西湖清趣圖》描繪的望火樓)

(仇英版《清明上河圖》中的亭臺)

再比如說,《清明上河圖》中的城門不設任何城防工事,沒有駐兵,倒是在城門內側布置了一間稅務所,向過往商人征收商稅。余輝先生據此認為,這一細節“真實地反映了宋徽宗朝初期已日漸衰敗的軍事實力和日趨淡漠的防范意識”,以及“沉重的商稅”問題[ 參見余輝《隱憂與曲諫:<清明上河圖>解碼錄》,北京大學出版社。]。但是,如果換一個角度來看,我們也完全可以說,張擇端其實是用畫筆說明宋代東京城的開放性與宋政府對于商品稅的重視。

歷代看過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的文人學士,第一個反應通常都是認為畫家所繪者,“蓋汴京盛時偉觀也”,甚至覺得,“觀者見其邑屋之繁,舟車之盛,商賈財貨之充羨盈溢,無不嗟賞歆慕,恨不得親生其時,親目其事”[ 參見《清明上河圖》歷代題跋詩文。]。宋室南渡之后,南宋市井中還出現了很多《清明上河圖》仿品、摹品,以及“鏤板以行”的印刷品,借以“追憶故京之盛而寫清明繁盛之景也”,“京師雜賣鋪,每《清明上河圖》一卷,定價一金,所作大小簡繁不一,大約多畫院中人為之”[ 孫承澤《庚子消夏記》卷八。]。

由于看到北宋滅亡,東京夢華轉眼如煙云消散,許多觀畫之人也會油然生出“興廢相尋何代無”的感慨,乃至為北宋王朝亡于安逸而痛惜:“而今遺老空垂涕,猶恨宣和與政和(宋之奢靡至宣政間尤甚)?!盵 參見《清明上河圖》歷代題跋詩文。]但是,這只是后人讀畫的觀感,很難說是畫家繪圖的本意。事實上,畫家的本意后人永遠也無從深究了。

我們這么說,當然并不是否認《清明上河圖》所隱含的豐富歷史信息?!肚迕魃虾訄D》就如宋朝社會的一部“小百科全書”,從汴河上的舟楫往來,我們可以想見宋代汴河漕運的繁華(但余輝先生認為畫家在這里暗示了“嚴峻的商賈囤糧問題”,則是余先生自己的臆想而已);從市面中的酒旗招展,我們也可以想象北宋東京酒樓業的發達(余輝先生認為畫家是想借此反映“泛濫的酒患”,也屬于不可證實的臆想);《清明上河圖》畫出的毛驢與騾子比馬匹多得多(圖中馬只有20匹,毛驢與騾子則有46頭),亦是宋朝缺乏馬匹的真實寫照;想了解宋代城門構造、民居造型、橋梁結構、市民服飾的研究者,都可以從《清明上河圖》找到最直觀、真切的圖像材料。

這正是《清明上河圖》的魅力所在。

進而言之,這也是宋畫的魅力所在。研究中國美術史的美國漢學家高居翰介紹說,“早期西方對于中國繪畫的研究往往認為,中國畫傳統經歷了其偉大的時期——兩宋,至元代而衰,晚明時期而再衰,以至晚期的作品不值得任何嚴謹的收藏家和博物館收入。普愛倫(美國的宋畫收藏家)便是此成見的堅決擁護者,而其研究員身份終其一生從未被動搖。普愛倫斷言,即使那些‘宋畫’并非真的宋代所畫,它們仍比任何明清繪畫更美?!盵 高居翰《早期中國畫在美國博物館》。]普愛倫對宋畫的推崇只是出于個人的審美偏好,但對于歷史研究者而言,宋畫作為“圖像證史”的價值,確實遠遠超過了其他時代的畫作。

宋朝畫家對世間萬物都充滿興趣,他們“描繪的題材是多方面的,差不多是包羅萬象,從大自然瑰麗的景色到細小的野草、閑花、蜻蜓、甲蟲,無不被捉入畫幅,而運以精心,出以妙筆,遂蔚然成為大觀。對于都市生活和農家社會的描寫、人物的肖像,以及諷刺的哲理作品,猶能杰出于畫史,給予千百年后的人以模范和啟發。所以論述中國繪畫史的,必當以宋這個光榮的時代為中心”[ 鄭振鐸《宋人畫冊序》。]。對于歷史研究者來說,他們能夠從宋畫中獲取包羅萬有的關于宋代社會的圖像史料。

再者,宋畫講求寫實,用宋人的話來說,“觀畫之術,唯逼真而已。得真之全者,絕也;得多者上也;非真即下?!盵 韓琦《稚圭論畫》。]跟后世的文人畫風格大相徑庭。美術史學者郎紹君先生曾給予宋畫的寫實精神極高評價:“宋代美術在寫實技巧上已臻中國古典寫實主義的頂峰?!屯瑫r代東西方各國古典寫實主義藝術的水平與成就言,它毫無疑義是第一流的,稱它占據同時代人類繪畫藝術的最高位置,也并不過分?!盵 郎紹君《論中國現代美術》,江蘇美術出版社。]口說無憑,以南宋畫家李迪的《雪樹寒禽圖》(上海博物館藏)與《雪中歸牧圖》(日本大和文華館藏)為證,圖中的積雪、樹枝、伯勞鳥羽毛、牛的毛皮,都極富質感,有近代油畫的效果。

(李迪《雪樹寒禽圖》)

(李迪《雪中歸牧圖》)

宋時很流行的界畫(界畫是一種使用界尺引線的畫種,力求準確、細致地在畫面上再現屋木、宮室、器物、舟車等對象),更是追求逼真的視覺效果,宋人鄧椿說,“畫院界作最工,專以新意相尚。嘗見一軸,甚可愛玩。畫一殿廊,金碧熀耀,朱門半開,一宮女露半身于戶外,以箕貯果皮作棄擲狀。如鴨腳、荔枝、胡桃、榧、栗、榛、芡之屬,一一可辨,各不相因。筆墨精微,有如此者!”[ 鄧椿《畫繼》。]北宋界畫高手郭忠恕筆下的畫面,“棟梁楹桷,望之中虛,若可投足;欄楯牖戶,則若可以捫歷而開闔之也。以毫計寸,以分計尺,以寸計丈,增而倍之,以作大宇,皆中規度,曾無少差。非至詳至悉、委曲于法度之內,皆不能也”[ 李廌《德隅齋畫品》。]。研究宋代建筑形制與結構,宋人的界畫是絕對不可忽略的材料。

因為重寫實、工寫真,宋朝畫家給后人留下了彌足珍貴的歷史圖像,有如后世的照片與紀錄片。像《清明上河圖》這樣的界畫神品自不待言,即便是史料價值稍低的宋朝花鳥畫,也能夠為我們研究歷史提供寶貴的佐證。比如說,你想了解12世紀常見的蝴蝶種類,如果查閱文獻,恐怕會事倍功半,甚至可能一無所獲,但只要去看南宋畫家李安忠的《晴春蝶戲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立即就可以知道宋人熟悉的蝴蝶品種有哪些。

(李安忠《晴春蝶戲圖》)

但宋人的寫實主義畫風在元朝時發生了蛻變,讓位于寫意的文人畫。元明文人畫家對外在的客觀世界失去了“再現”的興趣,而更注重表達內心的感受。生活在元末明初的畫家倪瓚自謂:“仆之所謂畫者,不過逸筆,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娛爾。余之竹,聊以寫胸中意氣耳,豈復較其似與非、葉之繁與疏、枝之斜與直哉?”[ 何良俊《四友齋畫論》。]宋時盛行的界畫,也在元明時期迅速衰落,清人著《明畫錄》,指出:“有明以來,以此擅長者益少。近人喜尚元筆(元筆即指文人畫),目界畫都鄙為匠氣,此派日就澌滅者?!?p/>

從審美藝術的角度來說,寫實主義的宋畫與寫意主義的文人畫,究竟哪一個的藝術造詣更高?這只能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但從歷史研究的角度來看,宋畫的史料價值足以將后世文人畫甩出幾條街。

在西方學界,“以圖證史”作為一種歷史研究方法論,已發展成為一門獨立的史學分支——圖像史學。不過在中國史學界,人們對于圖像材料的使用似乎并達成圖像史學的自覺,要么只是將圖像材料當成插圖,要么將圖像材料當成文獻材料的旁證,使用圖像僅僅是為了彌補文獻材料的不足。

其實,研究宋畫的朋友也許會發現,歷史圖像的信息量,有時候比文獻記錄還要豐富。一幅(一組)歷史圖像,往往包含著三個層次的歷史信息。第一個層次:畫家有意識描繪的圖像信息,通常也體現在圖畫的題簽上。比如說《清明上河圖》,張擇端要描繪的顯然是北宋后期清明時節東京一角的市井景象。觀畫之人,從這圖景可以看到宋朝城市的“繁盛之景”,或者聯想到繁華的脆弱。

第二個層次的歷史信息,是畫家無意識透露出來的“社會生活痕跡”。如南宋畫師摹繪的《韓熙載夜宴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畫卷描繪了一個發生在南唐的歷史故事,但宋朝畫家在繪畫時,自然而然會無意識地帶入很多宋代社會生活的信息,因為畫家不能憑空想象一場豪門夜宴的情景,只會根據自己的經歷與經驗來描述韓氏夜宴的種種細節。今天,當我們展開《韓熙載夜宴圖》時,看到的與其說是南唐故事,不如說是宋朝社會生活的信息圖,圖中的韓宅家具,從承具到坐具,從屏風到架具,從臥具到床上用品,其實都是典型的宋式家具寫照,從中我們可以真切了解到宋人的家居布局與家具特點。研究宋代家具的學者,肯定不會錯過《韓熙載夜宴圖》。

(南宋摹五代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

再舉個例子,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的一幅《文姬歸漢圖》殘卷《歸來故鄉圖》,為宋人所繪。畫面告訴我們的第一層信息當然是發生在東漢的蔡文姬歸漢故事,南宋畫家描繪這個故事,也許是為了迎合宋高宗迎回韋太后的孝心,不過畫家的動機也不好深究。但這幅《文姬歸漢圖》殘卷隱藏的第二層歷史信息卻是可以考證的——比如研究建筑史的學者能夠從圖卷中了解宋代(而不是漢代)的建筑形制。

(南宋《文姬歸漢圖》殘卷《歸來故鄉圖》)

第三個層次的歷史信息,是繪畫風格所隱含的時代精神。前面我們說過,宋畫的特色是充滿寫實主義精神,那么,為什么宋畫會表現出這么鮮明的集體風格?

我們認為,這其實是宋人追求“格物致知”的時代精神在繪畫作品上的體現,“格物致知”是宋代士大夫特別是理學家心儀的方法論,且讓我引述臺灣藝術大學劉靜敏教授的一個觀點:“宋人的精神世界與唐人不太一樣,你看宋人的格物精神很發達,就像唐代有大量的邊塞詩歌一樣,他們有大量的詠物詩,集中在許多專用物上,江西詩派就是例子。他們開始對單一事物感到好奇,比如當時有大量的茶經,有筍譜,有各種植物的研究文章,這是當時的文化背景?!盵 劉靜敏2014年接受《三聯生活周刊》采訪時所言。]

劉靜敏教授所說的“研究文章”,是指宋代大量出現的研究自然萬物的譜錄,如《墨譜》、《香譜》、《云林石譜》、《茶錄》、《酒譜》、《糖霜譜》、《牡丹譜》、《梅譜》、《菊譜》、《蘭譜》、《桐譜》、《海棠譜》、《荔枝譜》、《橘錄》、《筍譜》、《菌譜》、《蟹譜》、《昆蟲草木略》、《禽經》(舊題為春秋時師曠所著,肯定不確。多數學者相信此書應成書于唐宋時期)、《南方草木狀》(托名晉代嵇含編撰,實成書于南宋)、《全芳備祖》、《促織經》、《爾雅翼》、《埤雅》,等等。事實上,你如果去看《四庫全書》收錄的譜錄,幾乎都出自宋人之手。

我們端詳宋畫,可以比較明顯地感受到宋人的“格物致知”精神。宋朝畫家講求細致地觀察事物,然后力圖準確地將它們再現出來。生活在北宋的書畫鑒賞家郭若虛提出,“畫花果草木,自有四時景候,陰陽向背,筍條老嫩,苞萼后先,逮諸園蔬野草,咸有出土體性。畫翎毛者,必須知識諸禽形體名件,自嘴喙、口臉、眼緣、叢林、腦毛、披蓑毛,翅有梢翅、有蛤翅,翅邦上有大節小節、大小窩翎,次及六梢,又有料風、掠草、散尾、壓磹尾、肚毛、腿袴、尾錐,腳有探爪(三節)、食爪(二節)、撩爪(四節)、托爪(一節)……”[ 郭若虛《圖畫見聞志》。]簡直是主張將畫家訓練成一名植物學家與鳥類學家,這樣才能夠逼真、傳神地畫出好的花鳥畫。

宋后文人畫興起,也與跟知識分子喪失了“格物致知”的熱情、轉而關心內心世界的時代精神變遷息息相關。明清時期的文人、士大夫極少對客觀事物表現出濃厚的研究興趣,這也是為什么宋代之后科學精神出現失落的原因之一。

我們去看清代的仕女畫,比如焦秉貞《仕女圖》系列與《歷代賢后故事圖》系列、清代佚名《雍親王題書堂深居圖屏》(均為北京故宮博物院藏),還會發現,清人畫筆下的女性形象,幾乎都是瓜子臉,體態纖細,頭部與身體的比例失調,服裝多為冷色調的青色、藍色,整個形象看起來弱不禁風。

(焦秉貞《仕女圖》之一)

我相信這也是時代精神的折射。在人物塑造藝術上,服裝是具有象征意義的,比如京劇中的“青衣”,潮劇中的“烏衫旦”,通常都是帶有悲劇色彩的正經女性,而風騷嬌艷的女性角色,則著裝艷麗,稱“衫裙旦”。清代仕女畫與戲劇所表現出來的文人審美傾向,或許正好反映了彼時女性受禮教束縛加深的信息。

陳寅恪先生說過,“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后漸衰微,終必復振?!盵 陳寅恪《金明館叢稿二編》。]不論是從居民生活水平、社會發展水平,還是從文化發達程度、商業繁榮程度、政治文明程度來看,宋代都可謂處于華夏歷史的高峰,并開啟了世界最早的近代化,被海外漢學家贊譽為“現代的拂曉時辰”[ 參見吳鉤《宋:現代的拂曉時辰》,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如果引證文獻論述宋代的文明,難免給人枯燥之感,這個時候我們不妨去看宋畫。宋畫呈現了一個比文字記載更為生動的歷史世界,讓我們得以近距離觀賞到一個別開生面、活色生香的“風雅宋”。風雅,是社會文明形態發展至高水平時才會形成的文明表現。天水一朝對于“風雅宋”之稱,當之無愧。

從宋人毛益的《萱草戲狗圖》、《蜀葵戲貓圖》與李迪的《犬圖》、《蜻蜓花貍圖》,你可以了解到宋人飼養寵物貓與寵物狗的習慣;從傳為劉松年作品的《十八學士圖》,你會看到一個盛水果的冰盤,原來宋朝人也喜歡在夏季吃冰鎮水果;從宋時大量出現的《攆茶圖》、《斗茶圖》,你可以感受到宋代市井間飲茶、斗茶風氣之盛;從宋代佚名的《夜宴圖》、馬麟的《秉燭夜游圖》與李嵩的《觀燈圖》,你能發現蠟燭作為一種照明工具在宋代社會的普及化;而李嵩的《花籃圖》系列,不但展示出畫家高超的靜物寫生功力,更是反映了宋代插花藝術的精湛。

從署名衛賢、實際作者應該就是張擇端的《閘口盤車圖》,你可以看到宋代水力機械的發達與官營手工業的繁榮;從署名張擇端、實為南宋摹畫的《金明池爭標圖》,你會發現宋朝皇家園林縱市民游賞的開放性;而《清明上河圖》各種明清仿本上的“金明池”,都只繪出豪華的龍舟、金碧輝煌的宮殿、高聳而封閉的宮墻,卻不見一個游園的平民,顯示了明清時期的人對于宋代皇家園林開放性的陌生化,觀畫的你也會由此體味到一種令人喟嘆的歷史變遷。

宋畫不但展現出比文字描述更生動、活潑的宋代風貌,宋畫還給我們展開那些被文字遮蔽、涂抹的宋朝面貌。許多人都認為,宋人的服裝審美由于受程朱理學的影響,一改唐朝服飾的艷麗華美風格,變得拘謹、內斂、呆板。不但網友有著這樣的成見,不少學術論文也這么論述。我想這些論者大概都不曾去看宋畫,因為宋畫上的女性,不管是南宋《瑞應圖》上的后妃、宮女,劉宗古《瑤臺步月圖》上的大家閨秀,還是南宋佚名《歌樂圖卷》上的女藝人、何充《摹盧媚娘像》上的道姑,抑或是梁楷《蠶織圖卷》中的家庭婦女、劉松年《茗園賭市圖》中的市井女子,她們的著裝都大方而性感,全無半點今人想象中的拘謹氣味。

還有,一些研究中國藏書樓史的學者堅持認為,“由于文化為統治階級所壟斷,圖書文獻被視為私有珍品,不僅私人藏書‘書不出閣’,就連國家藏書也被皇帝視為‘退朝以自娛’,據為皇室所有?!盵 潘寅生《概論圖書館的產生與發展》。]“退朝以自娛”語出宋真宗:景德二年(1005)四月,真宗增龍圖閣藏書,說:“朕退朝之暇,無所用心,聚此圖書以自娛耳?!盵 《皇宋通鑒長編紀事本末》卷二一。]但這里的龍圖閣,并不是國家藏書機構,而是皇室藏書樓。宋代的中央藏書其實有兩個系統,一為“三館秘閣”,即國家藏書機構,其圖書是允許文臣學士借閱的;一為太清樓、龍圖閣、天章閣等皇家藏書樓,本來就是修建來紀念先帝的圖書檔案館,談何“據為皇室所有”?而且,即便是皇家藏書樓,也并非完全封閉,有圖像可證——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宋代《景德四圖》,其中一幅《太清觀書圖》,描繪的便是景德四年宋真宗率大臣登太清樓閱覽藏書的故事,可見宋朝的皇室圖書檔案館也有一定的開放性。

(宋代《景德四圖》之《太清觀書圖》)

從歷史研究的角度來看,如果說,宋代是漫漫歷史長河中一處發掘不盡的文明富礦,那么珍貴的文獻資料當然是通往這個富礦的大道,無數學人的研究也給后學開辟了眾多路線,而宋畫,則為我們打通了一條風景更加宜人的小徑。擺在諸君眼前的這本小書,便是我從這條小徑進入歷史現場,嘗試打撈出大宋文明之吉光片羽的小小成果。

編輯推薦

☆一本用宋畫呈現的大宋文明,

一卷在視覺上賞心悅目的宋朝,

一部可視的、生動的歷史記錄,

一幅可以近距離觀察的“風雅”宋。

☆本書是一部圖文并茂、通俗有趣的宋代社會生活史作品。作者切入的角度非常獨特,他認為宋畫呈現了一個比文字記載更為生動的歷史世界,讓我們得以近距離觀賞到一個別開生面、活色生香的“風雅”宋。書中精選了具有寫實功能的宋代畫作,展示了宋人起居飲食、焚香點茶、趕集貿易、賞春游園、上朝議事等“風雅”生活圖景,其間不乏對宋代風俗禮儀的細致考證,以及橫向或縱向的比較,從而展現了宋代文明的獨特性、頗為前衛的一面和對后世綿延不絕的影響力。

精彩預覽

宋人怎么養寵物狗與寵物貓

我小時生活在農村,家里養貓,也養狗,不過農村人不會拿貓狗當寵物——那時候也沒有“養寵物”的觀念,養貓是為捕鼠,養狗是為守夜。今天的城里人,基本上都是將貓兒狗兒當寵物養了。我覺得寵物的歷史其實就是人類社會的進化史,貓、狗的馴化可以追溯到遠古時代,但貓、狗被人類選中飼養,是因為貓有捕鼠的技能,狗有守夜、狩獵的技能,遠古人不可能有閑功夫養一只寵物來爭奪有限的口糧。

別看今天的歐洲人將寵物狗當成家庭成員看待,但在中世紀,歐洲養狗同樣是出于功利性的需要。13 世紀的歐洲哲學家大阿爾伯特警告說,“如果想讓狗看好門,就不能給它喂人吃的食物或者經常愛撫它,否則狗在看門的時候,總是一半心思在向主人討好吃的?!盵 轉引自邱方哲先生的《中世紀的人都養些什么寵物》。]宋朝的文化人說貓兒“知護案間書”,中世紀的歐洲人也認為貓可以保護教堂的圣餐。

寵物貓與寵物狗的出現,是比較晚近的事了,而且首先出現有閑有錢階級。歐洲在文藝復興之后,貴族中才開始流行飼養寵物,并慢慢擴展至平民階層。不妨說,當一個社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飼養寵物的時候,這個社會就開始走向現代化了。而今天的人們將蟒蛇、蜥蜴、毒蜘蛛也當成了寵物來養,則多少透露出“后現代”的味道。

寵物狗:猧兒弄暖緣階走

在中國,寵物狗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呢?至遲在唐代,小型觀賞犬已經成了貴婦圈的寵物,描繪唐朝貴婦生活的周昉《簪花仕女圖》(遼寧省博物館藏)便畫了兩只小巧玲瓏的寵物犬。這種小型觀賞犬叫做“拂菻狗”,唐初從高昌傳入,“高六寸,長尺余,性甚慧,能曳馬銜燭,云本出拂菻國。中國有拂菻狗,自此始也?!盵《舊唐書》卷一四八。]又稱“猧兒”,極其名貴,只有宮廷貴婦才養得起。

(周昉《簪花仕女圖》)

到了宋代,民間養狗已極為常見,城市中出現了專門的寵物市場,宋人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說,開封府的大相國寺,“每月五次開放萬姓交易,大三門上皆是飛禽貓犬之類,珍禽奇獸,無所不有”。市場上還有貓糧、狗糧出售:“凡宅舍養馬,則每日有人供草料;養犬,則供餳糠;養貓,則供魚鰍;養魚,則供蟣蝦兒?!蹦纤沃苊堋段淞峙f事》的記錄更有意思了,“小經紀”條羅列了杭州城的各種小商品與寵物服務,其中有“貓窩、貓魚、賣貓兒、改貓犬”,貓窩、貓魚、貓兒的含義好理解,“改貓犬”很可能是給寵物貓、寵物犬做美容。

周密的《癸辛雜識》記載的一則信息,更是確鑿無誤地顯示了宋朝人有給寵物狗、寵物貓美容的做法。周密說,女孩子們喜歡將鳳仙花搗碎,取其液汁染指甲,“鳳仙花紅者用葉搗碎,入明礬少許在內。先洗凈指甲,然后以此付甲上,用片帛纏定過夜。初染色淡,連染三五次,其色若胭脂,洗滌不去,可經旬,直至退甲,方漸去之?!倍ň佑谒纬陌⒗?,甚至用鳳仙花液汁給貓狗染色:“今回回婦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貓狗為戲”。

不過,宋人養狗,主要還是“畜以警盜”,或者用于狩獵。南宋畫家李迪的《犬圖》(北京故宮博物院藏),畫的應該是一條獵狗。狗的脖子還套著一個精美的項圈,顯示主人對它的珍惜。很可能主人是將它當寵物犬飼養的。

(李迪《犬圖》)

實際上,宋朝時候,人們飼養寵物犬的習慣,已經從唐朝時的宮廷貴族擴大到富有的平民家庭?!端问贰ば⒘x傳》記載,“江州德安陳昉”之家,“有犬百余,共食一槽,一犬不至,群犬不食”。養了一百多條狗,恐怕就不單純是出于實用目的,而應該對狗有特別的感情。又據洪邁《夷堅志》,宋人員琦,“養狗黑身而白足,名為‘銀蹄’,隨呼拜跪,甚可愛。忽失之,揭榜募贖”。這條“甚可愛”的小狗,有名字,有一日丟失了,主人還貼出啟事,懸賞尋狗,顯然員家已將“銀蹄”當成寵物來飼養了。

宋朝詩人的詩歌寫道:“藥欄花暖小猧眠,雪白晴云水碧天”;“猧兒弄暖緣階走,花氣薰人濃似酒”;“猧子解迎門外客,貍奴知護案間書”;“晝下珠口簾猧子睡,紅蕉窠下對芭蕉”[ 范成大《春日三首》,范成大《倦繡》,陸游《書嘆》,宋白《宮詞》。]。詩中的“猧兒”、“猧子”,應該也是宋人飼養的寵物狗。

文獻資料關于宋人飼養寵物狗的記載甚少,好在還有圖像史料。從傳世的宋畫中,我們可以找尋到一些宋代寵物狗的可愛形象,如日本大和文華館藏的毛益《萱草戲狗圖》、上海博物館藏的《秋庭乳犬圖》、遼寧省博物館藏的《秋葵犬蝶圖》,畫的都是漂亮、可愛的小型長毛觀賞犬。不知哪位達人能夠品鑒出圖像所繪的是什么寵物犬品種。

(南宋毛益《萱草戲狗圖》)

(宋佚名《秋庭乳犬圖》)

(宋佚名《秋葵犬蝶圖》)

寵物貓:鹽裹聘貍奴,??磻蜃?p/>

寵物貓在宋人生活中就更為常見了。吳自牧《夢粱錄》記載,“貓,都人畜之捕鼠。有長毛,白黃色者稱曰‘獅貓’,不能捕鼠,以為美觀,多府第貴官諸司人畜之,特見貴愛?!彼稳藢⒓邑埛譃閮纱箢悾翰妒笾?、不捕之貓。貓不捕鼠而受主人“貴愛”,當然是將貓當成寵物養了。

宋代最名貴的寵物貓當是“獅貓”吧。相傳秦檜的孫女就養了一名“獅貓”,極寵愛。明人思汝成《西湖游覽志》記述說:“檜女孫崇國夫人者,方六七歲,愛一獅貓。亡之,限令臨安府訪索。逮捕數百人,致貓百計,皆非也。乃圖形百本,張茶坊、酒肆,竟不可得?!鼻丶襾G了一只寵物貓,竟然出動臨安府協助尋找,固然可以看出秦家權焰熏天、以權謀私,但一下子能找到百余只獅貓,倒也說明了在宋朝臨安城,養寵物貓的市民為數不少。

另一種名貴寵物貓是傳說中的“乾紅貓”。因為太名貴了,以致有奸詐之徒將普遍的家貓染色,冒充“乾紅貓”搞銷售欺詐。說一個《夷堅志》中的故事(文詞甚白,就不翻譯了):“臨安小巷民孫三者,一夫一婦,每旦攜熱肉出售,常戒其妻曰:‘照管貓兒,都城并無此種,莫要教外聞見。若放出,必被人偷去,切須掛念?!杖丈暄圆灰?,鄰里未嘗相往還,旦數聞其語,或云:‘想只是虎斑,舊時罕有,如今亦不足貴?!蝗?,忽拽索出,到門,妻急抱回,見者皆駭。貓乾紅深色,尾足毛須盡然,無不嘆羨。孫三歸,痛棰其妻。已而浸浸達于內侍之耳,即遣人以直評買。孫拒之曰:‘我愛此貓如性命,異能割舍?’內侍求之甚力,竟以錢三百千取之。內侍得貓,不勝喜,欲調馴然安貼,乃以進入。已而色澤漸淡,才及半月,全成白貓。走訪孫氏,既徙居矣。蓋用染馬纓紼之法,積日為偽?!?p/>

這個故事還透露出另一條信息:孫三的鄰居或云:“想只是虎斑,舊時罕有,如今亦不足貴?!笨芍盎哓垺痹谒未昂苁呛币?,但在宋朝,已“不足貴”,想來很多尋常市民都養這種寵物貓。李迪的《蜻蜓花貍圖》(日本大坂市立美術館藏)所畫之貓,看樣子就是一只虎斑貓,宋人又稱之為“花貍”。

李迪《蜻蜓花貍圖》

從文獻記錄來看,南宋的尋常士庶之家確實也以養貓為樂?!兑膱灾尽酚浭隽藘蓜t養寵物貓的故事,一則說,從政郎陳樸的母親高氏,“畜一貓甚大,極愛之,常置于旁。貓嬌呼,則取魚肉和飯以飼”。另一則故事說,“桐江民豢二貓,愛之甚。一日,鼠竊甕中粟,不能出,乃攜一貓投于甕,鼠跳躑上下,呼聲甚厲,貓熟視不動,久之乃躍而出。又取其次,方投甕,亦躍而出?!别B“不捕之貓”,且“極愛之”、“愛之甚”,不是寵物是什么?

南宋詩人胡仲弓有一首《睡貓》詩寫道:“瓶呂斗粟鼠竊盡,床上貍奴睡不知。無奈家人猶愛護,買魚和飯養如兒?!闭撬稳孙曫B寵物貓的生動寫照。今天不少城市白領、小資將貓當成“兒子”養,看來這種事兒宋朝時已經出現了。

還有一個細節也可以見出宋人對貓的非同尋常的喜愛之情——給家中所養之貓起個名字。大詩人陸游晚年以貓為伴,他養的貓似乎都有名字,什么“粉鼻”、“雪兒”、“小於菟”(小虎)之類,他還寫了好幾首詩“贈貓”。給貓起名字,大概就是將貓視為家中成員了。

宋人養貓,要用“聘”:親戚、朋友、鄰居哪家的母貓生了小貓,你想養一只,就要準備一份“聘禮”,上門“禮聘”回來?!捌付Y”通常是一包紅糖,或者一袋子鹽,或者一尾魚,用柳條穿著。黃庭堅有《乞貓》詩寫道:“聞道貍奴將數子,買魚穿柳聘銜蟬?!标懹蔚囊皇住顿涁垺吩娨舱f:“鹽裹聘貍奴,??磻蜃??!痹娋渲械摹般曄s”、“貍奴”,都是宋人對貓的昵稱。這一“聘貓兒”的習俗,直到1980年代,我老家一帶還保留著。一個“聘”字,讓我覺得,在宋朝人的觀念中,貓就如一名新過門的家庭成員,而不是一只畜牲。

在傳世的宋人繪畫中,也多見寵物貓的蹤跡:

毛益《蜀葵戲貓圖》

宋佚名《富貴花貍圖》

蘇漢臣《冬日嬰戲圖》

你看毛益《蜀葵戲貓圖》(大和文華館藏)中的白黃色貓兒,短臉,長毛,很可能就是“不能捕鼠,以為美觀”的獅貓;宋佚名《富貴花貍圖》(臺北故宮博物院)上的貓兒,脖子系著一根長繩,還打著蝴蝶結,顯然主人擔心它走失,并不需要它捕鼠;蘇漢臣《冬日嬰戲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中的那只小貓,與小姐弟相嬉戲,生活閑適,體態可愛,肯定不是“苦命”的捕鼠之貓。

城市中出現了專門的寵物市場,商店里有貓糧、狗糧出售,連寵物房、寵物美容都有了,人們還給自己飼養的貓兒、狗兒起了名字,這跟今天我們養寵物又有什么不同呢?宋人的生活,確實透出一種親切的現代氣息。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
電話: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免费看国产曰批40分钟㊣精品久久亚洲中文无码㊣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人人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