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結社的藝術:16—18世紀東亞世界的文人社集 張藝曦 主編
一部研究士人社群的突破之作,呈现明清士人的日常生活与学术活动。以结社为题,跨越中国、日本、越南等地,看文人社集如何彰显士人流风,影响东亚世界的汉字文化圈。 大学问出品
ISBN: 9787559847775

出版時間:2022-04-01

定  價:118.00

責  編:刘隆进,王佳睿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中国史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历史/中国史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320 (千字)

頁數: 564
圖書簡介

本書是一部研究明清士人社群的突破之作。書中結合文、史等不同領域的學者,研究明清士人各類社集活動,圍繞社集與城市空間、地方家族、身份/階層等,從社會、宗族、空間、文學、思想、醫學等多元面向進行探究,呈現明清士人日常生活與學術活動的多元性,以及社群網絡間復雜的關系。同時,還研究了十八世紀日本與越南的文人社集情況,有助于從東亞的視角深化明清思想史、文化史與社會史研究。此外,書中呈現的各種跨界交接與多元問學的現象,也為以后的學術運作方式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作者簡介

張藝曦,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師從王汎森先生,目前任(新竹)陽明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明清思想文化史、地方史與家族史,著有《陽明學的鄉里實踐:以明中晚期江西吉水、安福兩縣為例》《孤寂的山城:悠悠百年金瓜石》。

圖書目錄

社集與城市空間

城市舞臺:明后期南京的城市游樂與文藝社群

從“詩社”到“吾黨”:漳州霞中社的政治性

游歷、制藝與結社:以晚明衢州士人方應祥為中心

明中葉溫州山人結社的地域社會機制與文化形態

社集與地方家族

澤社、永社、云龍社:明末桐城“詩文社集”的勃興與頓挫

宗族與詩社:明末廣東詩文集社研究

明及清初地方小讀書人的社集活動:以江西金溪為例

社集與身份/階層

明末清初秦地文人在揚州的結社活動

近世日本知識人的游學與社集:以柴野栗山及其交游網絡為例的探討

“騷壇會”和“騷壇招英閣”:15世紀末及18世紀的越南士人社集

社集與方伎(書畫、醫學)

無心而娛:清初北京的“雅會”

醫者同社與研經講學:以明末清初錢塘侶山堂為中心的討論

社集、經學與科舉考試

明代的文社與經學

晚明復社與經典改纂:顧夢麟等編《四書說約》初探

后記

序言/前言/后記

序言:“察勢觀風”:把社集放在時代脈絡中查考

幾年前,藝曦來研究室找我,請教我關于編論文集的事,他當時計劃與新加坡國立大學的王昌偉、許齊雄教授,以及臺北大學的何淑宜教授合作,以文人社集為題,集合眾人之力來編論文集。他當時問我,此時此刻是否仍適合編論文集,以及這類論文集對學界是否有貢獻——這是他最關心的部分。我當時建議藝曦,必須堅持幾點:論文集的主題必須明確,每篇論文都必須圍繞這個主題提出各自的創見。

在接下來幾年的時間,我有時會從藝曦那邊聽到論文集的進展,而為了讓各篇文章作者能夠聚集一起開會討論,他先后申請蔣經國基金會與“科技部”的經費補助,兩次會議的舉行也得到“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及呂妙芬所長的協助。這本論文集的計劃,以及整個團隊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為了能夠有更充裕的時間寫作論文,所以把時程拉長到三年,而在著手進行之初,分散各地的成員也不辭路遠,來臺共同討論,并對彼此的論文題目交換意見,直到今日,終于有論文集的問世。

這本論文集以16到18世紀的文人社集為題,時段集中在明中晚期及清初。明中晚期的社集活動十分精彩而多樣,而經歷明清變局以后的清初社集的性質與活動也很值得探究。當時社集活動盛行的程度是很難想象的,清初順治皇帝還曾特別關注近來名流社會,并說慎交社“可謂極盛”,提到孫承澤是“慎交社”中的人物(《清稗類鈔》《云自在龕隨筆》等書)。

這本論文集引人注意的部分,是不少文章都能夠不受限于社集這個主題,把社集放到整個時代大脈絡中,從政治、家族、地域性、城市生活、文化轉型等面相切入,讓原本看似平凡無奇的社集顯出獨特的意義。

這些文章,有的談社集跟地方官員的到任去職的消長關系,顯示某些看似宴游的詩社,也可能有實質的政治目的。有的討論社集與地方家族的聯系,有的利用大量族譜資料說明不同性質的社集與地方人際網絡、家族生態的關系。也有的注意到社集與城市空間,以及明末文人借由社集展演的取向。另有幾篇是談社集與詩派、與八股文、與經學風潮的關系,這些看似傳統的題目,卻都能夠得到讓人耳目一新的結論。另有一篇談明末及清初的士風之別,在此變局中的文化轉型是很值得深入的課題。另有兩篇文章,則是將眼光擴大到與士階層密切相關的其他階層或領域,包括醫者及書畫鑒賞。過去我們雖可多少看到一些醫者結社的資料,但借由這篇文章,才讓我們了解到醫者與文人社集之間有那么密切的關系。

這些文章各有主題,也跨越不同地域,除了南北兩京、揚州,以及浙江等地,還有江南以外的江西、福建、廣東等地,展現這個團隊廣泛討論各地社集的企圖。另有兩篇關于日本與越南的社集的文章,亦顯示這本論文集對東亞周邊各國的關心,而且從更多元也更整體的眼光,以中國為中心看整個東亞世界的社集發展。

我在多年前寫作過幾篇明代思想生活史方面的文章,其中有幾篇文章跟明末蕺山學派及清初講經會有關,當時我注意到明末出現不少以經、史或讀書為名的社集,這類名稱的社團在此之前很少見,但在明末卻大量涌現,而且不少都很有影響力,像江南的復社、讀書社都是很好的例子。對于這類社集的出現,我認為這與經史之學,尤其經學的復興相關。不過,近幾年我有更進一步的觀察,除了心學,至少還有文學復古運動等各種思潮條件共同促成。尤其是文學復古運動,由于主張必須臨摹古代的詩、文,進而搜羅古代典籍,所以對古籍的刊刻流行起了推動作用。另一方面,這個運動雖然倡導復古,但所復的不限于儒家經典,所以相對于之前的學風帶來了解放。復興經學則是到了明末才正式提出的,所以我們必須認真看待明末經學的復興,它有其時代的特殊意義,而且帶來的影響極大。

以此為例,我們在討論明代中晚期及清初的歷史,必須用更宏大的眼光談。我很喜歡“察勢觀風”這個詞,當某個風潮起來的時候,就像是一陣風吹拂而過,一個時代的各方各面、或多或少都會受這股風潮的影響,而且往往是多層次也多方面的交互激蕩,來回往復。若是遇到像明清之際的大變局時,這類變動會更加復雜。研究者有必要察其勢而觀其風,除了所研究的對象,還必須把研究對象所處的風潮及各種動蕩變化都一齊納進來討論。此外,歷史的發展往往會有不同力量同時在競合著,所以社集不會只是社集,而會跟這個時代的其他因素結合發酵,也可能彼此排斥,但即使是排斥也是很值得注意的現象。

這本論文集所做的可說是一種“察勢觀風”,而且把社集放在時代脈絡中查考,作者們能夠以更全面的眼光掌握所研究的課題。如今論文集分別在兩岸出版社出版,讓人為這本論文集對明清之際社集研究有所貢獻而感到欣喜。

王汎森

“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中研院”院士

選自《結社的藝術:16—18世紀東亞世界的文人社集》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22年4月

名家推薦

過去關于文人社集的研究,多偏重在晚明的江南。本書突破了以往所有相關研究的成果,全面地處理了明清時期各個地區詩社、文社,以及以科舉為主但擴及經義詮釋的制藝文社。除了學術、思想、文學,這些文章進一步從社會史和文化史的角度,探討了社集與地方家族、社集與身份/階層,以及社集與書畫、醫學等方伎的課題;并將探討的區域從中國擴及日本與越南。這些視野新穎、成果豐碩的研究,完全改寫了我們過去對16—18世紀東亞學術思想史的理解,是研究明清思想的必讀之作。

——李孝悌(復旦大學文史研究院學術委員)

本書結合文、史等不同領域的學者,研究明清士人各類社集活動,從政治、社會、宗族、空間、文學、思想、醫學、宗教等多元面向進行探究,呈現明清士人日常生活與學術活動的多元性,以及社群網絡間復雜的關系。本書的內容不僅豐富了我們對于明清士人社群的認識,書中呈現的各種跨界交接與多元問學的現象,也挑戰了我們現代學術分科與專業的狹隘。

——呂妙芬(“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本書系學界最新、最全面的關于文人社集的研究,指出明中葉以后,社集幾乎成為知識分子的全民運動,不但與地方家族結合,更跨越不同的城市網絡,反映當時的士風轉變,牽動地方與中央的政治局勢;流風所及不僅是其他職業如醫者,更影響到東亞的漢字文化圈,如日本與越南之風氣。

——巫仁?。ā爸醒性骸苯费芯克芯繂T)

以“結社”作為主題,邀約各領域的研究專家施展各自的學術優勢予以聚焦式的研討,是一種有效的學術運作方式。由于近代學科細化的格局劃分,學者常常固守于各自的疆域而精耕細作,卻頗有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弊端。但歷史的實際本是渾然一體的,世事變遷,人際糾紛,乃是各種勢力聚合而成的結果。哪怕是作為獨立性很強的詩文創作,離開復雜的歷史整體也很難言說清楚?!敖Y社”本身便是明代人文活力展示的窗口,而明清之際又是人文精神變化的糾結點。由此,本書的學術內涵,將會為相關的學術領域帶來諸多啟示,并為以后的學術運作方式提供有益的借鑒。

——左東嶺(首都師范大學資深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編輯推薦

本書引人注意的部分,是不少文章都能不限于社集這個主題,把社集放在時代脈絡中查考,從政治、家族、地域性、城市生活等面向切入,顯示了社集與其時代的其他因素結合發酵的特點,展現社集獨特的時代意義。

同時,作者探討的一些話題能夠引發讀者的發散性思考,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如圍繞科舉的文人結社:士人以科舉為目的的結社,當時的文人士人是否和現代人一樣,也有一定的考試晉升焦慮?他們結社大部分是為了更好地組團學習,比之一些詩文結社、怡老會要現實和功利得多。當然也枯燥和專業得多,絕非風雅浪漫之舉,這可以說是明代文人結社的另一面。

精彩預覽

圍繞科舉的文人結社

明代文人結社風氣很盛。然而在一般印象中,似乎文社只與詩文相關,追求風雅,而與極功利的科舉、刻板的經學無關。但是,實際的情形是怎樣的呢?

——編者按

士人以科舉為目的的結社,比之詩文結社、怡老會要現實和功利得多,當然也枯燥而專業得多,絕非風雅浪漫之舉。這可以說是明代文人結社的另一面。士人參加科舉考試,必須有一定之“式”,考試合格者也被稱為“中式”。既有一定標準,文章自然不能率意,不但要反復推敲文字,而且發揮的空間也不像文學那樣可以融入想象,因而模寫科舉文字成了極為枯燥的事情。清人李百川在其以明代嘉靖年間為時代背景的小說《綠野仙蹤》中,記載府學生員苗繼先探訪當時正在為科舉考試努力的生員溫如玉,就曾這樣寫道:“苗禿看了看,見桌上放著《朱子大全》《易經體注》,還有十來本文章。苗禿子笑道:‘這些刑罰,擺列出來做什么?’”

在一個讀書秀才看來,科舉備考竟成了像“刑罰”一樣的苦差事。晚明山陰縣的藏書家祁承(1604年進士)有詩《課藝苦不就沿溪散步漫詠》,云:“一題方入目,百念逐心非。非為尋源往,聊同避難行。僧歸云外徑,漁傍水邊汀。生計原多路,何聽寸管評?!币驗榻g盡腦汁仍無法寫出令自己滿意的制義,祁承只能到溪邊放松心情,況之為“避難”,乃至有為僧人、為漁民的遁世之念。這種深感科舉考試文章枯燥乏味的心情在詩中充分地得以表露。祁承對科舉考試還另有“舉業相伴半生,寸管加肘,百毒鏤心”的說法。晚明袁宏道(1568—1610)曾在《社中》詩感嘆說:“交游悲喜盡,文章揣摩成……終年惟搦管,辛苦是書生?!币虼?,若有三五友人共同探討,或可減輕這種痛苦。這是圍繞科舉而結社的第一層背景。祁承本人曾經參加過這種研討經義的集社“合轍社”,陳繼儒(1558—1639)即說祁承“初有合轍社而通經學”。正因為此,士人研習舉業之余,同時也會有詩文唱和,以緩解終日揣摩的痛苦,使得詩文社與舉業社常常會混雜到一起。明末著名的書畫家與官僚董其昌(1555—1636),年輕的時候曾與章覲等人結社,探討科舉文字,同時也相和賦詩。董其昌《陶白齋稿序》載:“余往同馮咸甫輩結社齋中,晨集構經生藝,各披賞訖,即篝燈限韻,人賦詩幾章?!痹谶@種時候,詩歌對枯燥終日的士子心情是一種慰藉。

科舉結社的第二種功能,是可以增加相互交流和學習的機會,共同揣摩科舉作文的技巧。因此,重視教育的地方官常會組織相應的文會,將轄區內優秀的生員組織起來,為他們創造交流會文的機會。例如,在嘉靖末年直至隆慶元年,南直隸江浦縣的知縣王之綱在縣內組織了十一個文會,分別名為文昌、泰茅、晉接、折會、玉虛、西清、東華、石渠、青瑣、三元、南宮,而且“創學田千二百余畝為會費”,其中參與文會之中的士人如嚴丕承便在隆慶四年(1570)中應天府鄉試。晚明學者呂維祺(1587—1641)任山東兗州府推官時,置學田,訂山左大會,“漸及通省,冀北、淮南之士咸來就業”,會的規模十分龐大,而其功能雖有傳播理學或宣傳節孝之外,方便諸生科舉的目的也很明顯。在16世紀地方官建造的書院中,出于為諸生提供藏修和會文之所考慮的不少。嘉靖十五年(1536)創建的江西安??h復古書院,除了是陽明學在江右的重鎮,在為地方培養科舉人才上所做的貢獻也不小。傅作舟(1571年進士)說:“安福向有復古書院官課、師課,生童以時會文,近年更立章程,頗著成效?!辈贿^,由地方官員組織的文會雖然因為有一定經濟保證,一時的影響很大,但也往往因地方官的遷轉而很難長久。更多圍繞科舉的結社,是從事于科舉的學子們彼此自愿地結合起來,聚集成會,交流技藝。

16世紀,文社日益活躍,圍繞科舉的結社時時可見。傅作舟談到隆慶年間安??h于復古書院之外還創行道南文會:“國朝以《四書》、五經試士,背朱注者不錄,雖所取在文,而因文見道……邑南地距郭較遠,多不能應期赴課,以荷栽培。歲丁卯(1567),太史王君爾玉假旋,與諸同志謀于近地開文社而行月課,邀集十四都人士而酌商之。每都勸輸,匯流成浸,凡三閱歲而會舉,顏之曰道南。蓋取吾道南矣之義,與復古并行不悖。自明年為始,敦請名師,萃各都之習舉業者,按月會文而甲乙之,優其資獎,以示鼓勵?!蓖瑯邮窃诼c年間,浙江嵊縣的周汝登(1547—1629)與同志為“鹿山八士文行合一之會”,至萬歷十五年(1587)建成鹿山書院,“以待邑中之凡有志于舉者皆得以來集于斯”。從后來鹿山書院接待“有志于舉者”的情況看,昔日的鹿山八士之會大概是以討論科舉制藝為多。河南新野縣人馬之駿(1578—1617,1610年進士)則提到他在萬歷年間與友人劉逢源(1557—1621)等結社研討制義之事。馬之駿《茂才漢垣劉公墓志銘》說:“公諱逢源,字取之,別號漢垣,里人稱之漢垣先生最著。少治舉子,言穎異秀出,顧屢試坎壈。戊子(1588),長垣于田李公來視兩河學,錄公文,補郡庠弟子員。時公且逾弁,浸尋壯齒矣,益下帷發策,矻矻弗少休,偕楊君來鳳、石君攻玉、王君逢古、齊君來旬、李君春華及予兄弟輩結社課文……所治毛氏《詩》最淹熟精詣,即酒間談次,偶及輒成誦,累累如貫珠?!蔽闹谐苏劦今R之駿等人為舉子業結社課文,還提到劉逢源擅長《詩經》,讓我們對他們結社課文時重點在于經義可以有些想象。進入17世紀,此類圍繞科舉的結社可能更多。無錫的東林領袖顧憲成(1550—1612)提到東林講會之下還有姚玄升等人為舉業而結的小會。顧憲成《題姚玄升諸友會約》說:“程伯子云:‘舉業不患妨功,只患奪志?!裼^諸友會約,為舉業設耳,乃能斤斤交砥,一言一動,一切稟諸繩墨?!背绲澏?1629),和州生員戴重與友人杜若蘭、章繼捷、王大生、含山陸合泰等五人結社于和州城西三十里處之棲云觀,“其友五,其書義三,經義四,其地惟棗林之宮,其期惟月之望”。戴重等人結社課文,完全是摹仿科舉考試頭場考《四書》義三篇、經義四篇的形式。他們在每月十五日于和州棗林宮聚會一次,每人模仿考試撰寫《四書》義和經義共七篇。

選自張藝曦主編《結社的藝術:16—18世紀東亞世界的文人社集》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22年4月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
電話: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免费看国产曰批40分钟㊣精品久久亚洲中文无码㊣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人人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