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吳鉤說宋 宋潮:變革中的大宋文明 吳鉤 著
畅销历史作家、央视“中国好书”得主 吴钩 重磅新作! 宋代为何被视为“近代中国的先声”?有何表现?又如何失落?从民生、人文、经济、政治、司法五维度,近距离观察奔涌于两宋的近代化浪潮,领略两宋重商务实、雅俗兼备、多元开放的极致风流!再现宋代从中世纪到近代国家的悄然转变。
ISBN: 9787563395033

出版時間:2021-04-01

定  價:108.00

責  編:梁桂芳
所屬板塊: 社科学术出版

圖書分類: 中国史

讀者對象: 大众读者

上架建議: 中国历史
裝幀: 平装

開本: 32

字數: 490 (千字)

頁數: 684
圖書簡介

中國的近代化究竟始于何時?

國內有晚清和晚明兩種主流說法,而海外則有一種“宋代近世說”,認為早在宋朝,中國就已經激起近代化之潮。既然宋代就已經開始近代化轉型,那為何還要再等上近千年,直到晚清,中國才真正跨入近代的門檻?

在本書中,作者綜合各說,構建出一個獨特的闡釋框架,嘗試為中國的近代化的時間開端提供一種合理解釋。他帶領我們重回歷史現場,仔細考察了25項極具近代化特征的宋朝文明表現,呈現當時在市政、人文、經濟、政治、司法等5個領域出現的種種近代化的端倪。

通過考察這些文明表現的興起、運轉,以及它們在宋亡后悲劇性地走向消亡的過程,作者著重展現了兩宋時期的中國是如何悄然擺脫中世紀的桎梏,開始走向近代化的,展現出宋朝最生動、最活力四射的一面。同時,他也試圖說明,中國的歷史并非單純的線性發展,而是既有文明的積累與演進,又有傳統的斷裂與接續。

作者簡介

吳鉤,宋史研究者,知名歷史作家。多年來致力于研究宋朝文明,主張“講好中國故事”“重新發現宋朝”,著有《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知宋:寫給女兒的大宋歷史》《宋:現代的拂曉時辰》《宋仁宗:共治時代》等多部作品。其中,用眾多宋畫圖文并茂地介紹宋朝社會生活的《風雅宋》一書出版后好評如潮,拿下了含CCTV“2018年中國好書”在內的眾多大獎。

圖書目錄

導言(宋:世界近代化的序幕)

市政篇

寶馬嘶風車擊轂,東市相撲西市鞠——風靡朝野的蹴鞠與相撲運動

南瓦邀棚北瓦過,繡巾小妓舞婆娑——作為市政工程的瓦舍勾欄

殿前將軍猛如虎,救得汾陽令公府——大宋消防隊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史上最大規模的城市公共租賃房

衰宗幸有此奇特,信知福利非唐捐——宋王朝的國家福利與“福利病”

人文篇

不知千載下,究竟誰貴賤?——奴婢賤口制度的消亡

十年辛苦寸粒積,倒篋傾囊資女適——宋朝女性的財產權

太學諸齋揀秀才,出門何處是金臺?——富有宋朝特色的“大學”制度

林下散人看邸報,也疏把酒廢游山——世界第一張市場化的新聞報紙

當筵作劇天威近,艷段偏寬無過蟲——以諷刺官長為尚的滑稽戲

經濟篇

有管仲則藏富于國,得劉晏則錢流于地——宋王朝的“重商主義”

頓丘淇水雄朔方,官收榷算資公藏——數目龐大的經濟部門與監當官

共占花園爭趙辟,競添錢貫定秋娘——世界最早的招投標制度

若使銀壁可以鑄,當造白幣權飛錢——豐富多樣的金融工具

黃金棄賣如土賤,楮幣翔踴余貫緡——宛如“點金術”的楮幣制度

蒼官影里三洲路,漲海聲中萬國商——高度繁榮的海外貿易

政治篇

中道難行古已然,東邊扶起又西邊——宋代朋黨中的“左右派”

事權輕重視其差,恩榮輕重視其位——繁雜而靈活的官制

年光過眼如車轂,職事羈人似馬銜——發達的地方公共部門

健兒爭欲趨淮閫,宣相相看若父兄——“使人樂趨而競奮”的募兵制

司法篇

三尺法安出哉,要必通于古誼——宋朝立法的專業化與民主化

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知無術——宋朝法官的專職化與專業化

王化久淘漉,刑章亦昭昭——宋代司法中的緩刑制度

十二聚民行惠政,三千議獄謹刑書——“失出不坐”的司法問責原則

從來法吏多陰德,勉務哀矜助圣明——“獄疑奏讞”的司法機制

序言/前言/后記

導 言 宋:世界近代化的序幕

讓我們先來做兩道中學歷史考試常見的選擇題——

(1)中國近代史的開端是:A. 鴉片戰爭 B. 洋務運動

(2)中國近代化的開端是:A. 鴉片戰爭 B. 洋務運動

按中學歷史老師教的知識,第一道題的標準答案是A,第二道題的標準答案是B。這也是國內史學界的正統史觀。但我們將這兩個標準答案放在一起,就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bug :鴉片戰爭發生在1840 年代,洋務運動出現在1860 年代,換言之,中國尚未開始近代化,便已經進入近代史。之所以有這樣的bug,是基于“沖擊—回應”理論模式的內在邏輯:鴉片戰爭是西方“沖擊”,洋務運動是中國“回應”,“回應”相對“沖擊”而言,是滯后的?!皼_擊—回應”論最早由美國歷史學家馬士(H. B. Morse)《中華帝國對外關系史》(Th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Chinese Empire)于 1910 年自代序提出,是用來解釋中國近代化的理論模型。受其影響的中國學者論中國近代史,均以鴉片戰爭為開端,比如蔣廷黻的《中國近代史》,即從鴉片戰爭寫起,并提出:從鴉片戰爭到洋務運動,“中華民族喪失了二十年的寶貴光陰”;“倘使同治、光緒年間的改革移到道光、咸豐年間,我們的近代化就要比日本早二十年,遠東的近代史就要完全變更面目”。1

國內正統學派并未采納“沖擊—回應”論,而是使用“侵略—革命”理論模型解釋中國近代史。但細考究之,我們會發現,“侵略—革命”論與“沖擊—回應”論是相類的,都承認中國的近代史是由西方人開啟的,中學歷史課這樣告訴你:“鴉片戰爭之前,中國是一個完全的封建國家。鴉片戰爭之后,西方殖民者打開了中國大門,他們既是‘強盜’,也是‘先生’,他們侵略中國的同時,也給中國帶來了先進的資本主義文化”,因此才會有“師夷長技”的洋務運動。所不同者,“沖擊—回應”論更強調西方列強的“先生”身份,“侵略—革命”論則更強調西方列強的“強盜”身份。

國內史學界還有一個著名的假說:晚明“資本主義萌芽”論,由著名歷史學家侯外廬于1940 年代確立。侯外廬認為,“16 世紀中葉到17 世紀初是中國歷史上資本主義萌芽最顯著的階段。在這一時期,新舊矛盾沖突激烈,城市私人手工業、城市商業和對外商業都發展迅速,階級關系也出現了相應變化,大規模的市民運動層出不窮,啟蒙思潮也應運而生”。所謂“資本主義萌芽”,意思跟“近代化的開端”是差不多的,因為近代史的展開,就是資本主義興起、發展的過程。

而在日本與歐美漢學界,“宋代近世”說(亦即“唐宋變革”論)才是最為流行的中國史研究的經典假說,最早為日本京都學派創始人內藤湖南提出:“唐代是中國中世紀的結束,宋代則是中國近世的開始?!? 內藤湖南的弟子宮崎市定進一步發展了“宋代近世”說,認為“宋代社會已經表現出顯著的資本主義傾向,與中世紀社會有著明顯的差異”,宋代中國出現的新現象,如經濟的快速發展、城市的發達、知識的普及,與歐洲的文藝復興是“并行的、等價的”歷史運動。宮崎市定的《東洋的近世》一書,副書名即為“中國的文藝復興”。在宮崎市定這里,“文藝復興”“資本主義傾向”“近世”顯然是同義的。

歐美也有多位漢學家服膺“宋代近世”的假說,歐洲宋代史研究的先驅、法國漢學家白樂日曾發起一個龐大的宋史研究計劃,立志要研究宋代如何比西方更早地成為“現代的拂曉時辰”;另一位法國漢學家謝和耐說:“十三世紀的中國,其現代化的程度是令人吃驚的:它獨特的貨幣經濟、紙鈔、流通票據,高度發展的茶、鹽企業,對外貿易的重要(絲綢、瓷器),各地出產的專業化等。國家掌握了許多貨物的買賣,經由專賣制度和間接稅,獲得了國庫的主要收入。在人民日常生活方面,藝術、娛樂、制度、工藝技術各方面,中國是當時世界首屈一指的國家,其自豪足以認為世界其他各地皆為化外之邦?!?p/>

美國孟菲斯大學教授孫隆基寫過一篇題為《全球視野中的中國千年》的長文,文中論及宋朝部分,直接使用了“世界‘近代化’的序幕”的標題,文章說:“在我們探討宋朝是否是世界‘近代化’的早春,仍得用西方‘近代化’的標準,例如:市場經濟和貨幣經濟的發達、都市化、政治的文官化、科技的新突破、思想與文化的世俗化、民族國家的成形,以及國際化,等等。這一組因素,宋代的中國似乎全部齊備,并且比西方提早五百年?!?p/>

現在,你應該發現了,關于中國的近代化,居然存在三個不同的時間開端,分別為“宋代近世”論者提出的兩宋時期,“資本主義萌芽”論者提出的晚明,“沖擊—回應”論者提出的晚清。

那么問題來了:一個國家的近代化,怎么可能有三個不同的時間開端呢?

持晚明“資本主義萌芽”論的學者,與贊同鴉片戰爭為中國近代史開端的學者,實際上是高度重合的群體。為了化解“萌芽”時間與“開端”時間的沖突,他們主要從兩個維度提出了自圓其說的解釋:

其一,將板子打到“帝國主義”身上,比如鄧拓先生說:“中國封建社會的體內,已經存在和發展著否定它的母體的因素了。假設當時沒有國際資本主義的侵入,中國這一封建社會,也可能由其自體內所包孕的否定因素的發展而崩潰,蛻化為資本主義的社會的??墒峭鈦碣Y本主義的侵入,卻截斷了這一歷史的階段?!?p/>

其二,將板子打到“封建主義”身上,比如傅衣凌先生說:“封建土地所有制加強封建專制主義,建立了龐大的官僚機構,它從政治、經濟諸方面,延緩社會階級的分化,限制了現代無產階級的前輩——手工工人的發展,使它不能達到成熟的地步?!辈贿^這一解釋并未能完全消除一個疑問:既然“封建主義”足以扼殺“資本主義的萌芽”,那“封建社會的體內”為什么能夠出現資本主義的“萌芽”?

而對于海外的“宋代近世”說,則未見晚明“資本主義萌芽”論者作出回應,大概因為明清史研究與海外宋史研究是兩撥人,未必認同彼此的學術觀點,用不著自圓其說。

但是,這兩大經典假說的沖突是不容回避的。研究宋明經濟史的香港嶺南大學教授劉光臨先生說:“京都學派認為中國社會自唐宋變革以后進入近世,隨著市場經濟的高漲,宋代中國已出現財政國家和資本主義。這恰與明清資本主義萌芽假說在對中國歷史的時間分期和發展內容上形成明顯的沖突。如果說中國社會在16、17 世紀才開始出現資本主義的萌芽,則京都學者斷言此前四五百年中國就曾有資本主義的存在并已進入近代社會,豈非天方夜譚?”

反過來也可以追問:如果宋代“已出現財政國家和資本主義”,又為什么到了晚明之時“才開始出現資本主義的萌芽”?這是需要回答的問題。

“宋代近世”說與洋務運動為中國近代化開端的學說同樣存在著顯而易見的沖突:既然宋代已出現近代化的轉型,為什么要等到晚清,在西洋的沖擊下才啟動近代化?

宮崎市定提出了一個試圖在邏輯上實現自洽的解說:“我主張把工業革命以后的歐洲史稱作‘近代史’,而文藝復興至工業革命的歷史則稱其為‘近世史’,以作區別”;“東洋在宋代以后經歷了一千年的困擾,卻依然未能從文藝復興階段再進一步,跨入一個更高的發展階段,而西洋在進入文藝復興階段以后,只花了四五百年的時間,便很快地邁進了近代史的階段”。

然而,宋代“文藝復興”之后,為什么東洋會在一千年的歷史發展中一直“原地踏步”?宮崎市定并沒有給出有說服力的解釋。這又給我們留下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

“宋代近世”說的一大貢獻,是揭示了發生在唐宋之際的歷史性變遷,發現了內在于華夏傳統的近代化動力。

唐朝是中世紀的鼎盛時期。唐制來自南朝體制與北朝體制的混合。南朝體制從東漢—魏晉演化而來,包括世族政治、門閥壁壘、士族莊園經濟、朝貢貿易、良賤身份制度等;北朝體制成形于北魏,包括世襲罔替的貴族制與奴隸制、兵農合一的府兵制、人身束縛于土地的均田制、整齊劃一的坊市制等。南北朝體制都具有濃厚的中世紀色彩,強調身份設定與人身依附,社會凝固而井然有序。

自晚唐開始,直至宋代,這些典型的中世紀制度特質都走向解體:世族消失,門閥壁壘消彌,府兵制、均田制、坊市制瓦解,良賤制度消亡,部曲與奴婢解放為自由民。國家放棄了對臣民身份與人身的控制,轉而重視市場、工商業、金融與貨幣所創造的利益。這樣的歷史性變遷,構成了“唐宋變革”的重要內涵。

“唐宋變革”不是華夏文明的裂變,而是基于文明積累的演進結果,比如從唐代的“飛錢”孕育出宋代發達的商業信用,宋時瓦解的府兵制、均田制、坊市制早在中晚唐已經出現松動,宋朝管理海外貿易的市舶司也是繼承自唐朝設置。文明的積累與演進如同沖積平原,歷史是長河,時光的河水流淌而過,不舍晝夜,不斷留下前人的經驗與成果,慢慢地便堆積出一個豁然開朗的世界,所謂“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而造極于趙宋之世”是也。

但“唐宋變革”論者往往忽略了歷史的另一面:在9—13 世紀的中國大地上,還有一段與“唐宋變革”并行的歷史發展,那就是遼/西夏—金—元的制度傳承,就如在宋朝文明的“沖積平原”旁邊,還有另一條不同流向的河流經過。

遼制來自唐制與游牧部族制度的混合,遼設南面官、北面官分治南北領地,“北面治宮帳、部族、屬國之政,南面治漢人州縣、租賦、軍馬之事。因俗而治”。治民的法律也分為兩個部分:“詔大臣定治契丹及諸夷之法,漢人則斷以《律令》?!痹诤鷿h分治的過程中,又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制度融合。比如遼國的“斡魯朵”,為契丹皇帝之私有組織,轄有“宮戶”(皇室之奴隸),這一草原組織便吸收了唐朝皇莊的制度成分;契丹貴族私有的“投下戶”(遼對戰俘和私奴的稱謂),則與唐朝的部曲、官戶有著共同的制度淵源。

在“唐宋變革”漸次展開之時,遼/西夏—金—元的制度傳承幾乎沒有參與進來。元相繼滅金、滅宋,但其制度主要還是繼承自唐制與遼、金體制,而不是宋——我的意思,當然不是說元制之中沒有宋制的成分,元朝的海外貿易體制便沿襲自宋制,元鈔也借鑒了宋朝發行楮幣的經驗,不過,金國交鈔對元鈔的影響無疑要更大,比如都以“鈔”為名,都不分界,無限期發行。相對來說,中世紀性質的唐制與遼、金體制更是深深嵌入了元制,舉幾個例子:元制中的投下制、驅口制、肉刑制、全民配役制,都是宋制中找不到的,但我們可以從草原部族舊制中找到淵源;元朝推行的軍戶制、匠籍制、宵禁制、路引制,宋時已經消亡或處在趨于消亡的過程中,其制度淵源可以追溯到“唐宋變革”前的魏晉—隋唐。

換句話說,宋元易代之時,“唐宋變革”開啟的近代化出現了某種程度的逆轉。套用“唐宋變革論”的說法,不妨稱其為“宋元變局”。我們看中國近世史的演進,既要注意“唐宋變革”,也應當留意“宋元變局”。

“宋元變局”對于中國歷史走勢的影響是十分深遠的,不但塑造了元朝社會,而且限制了后世歷史發展的方向與走勢:朱元璋建立明王朝,幾乎全盤繼承了元朝的分封制、家臣制、廷杖制、宵禁制、路引制、匠籍制、諸色戶計、全民配役制度、賤口奴婢制度,以及粗糙的治理技術。而元制中尚保存的宋制,比如重商主義政策,卻被朱元璋堅決扔掉。從西歐的近世史來看,重商主義恰恰構成了資本主義發展的重要一環,早期資本主義在西歐城市的興起,從來不是靠完全自發的“看不見的手”,而是靠重商主義的“看得見的手”:國家積極介入市場、拓展商貿、擴張財政、積累貨幣、特許經營……這樣的情景,同樣出現在宋朝,而在朱元璋時代則完全消失。

朱元璋對元制的因襲也許是不自覺的,他自覺想要恢復的,其實是唐制。他修《大明律》,即以《唐律疏議》為范本,而摒棄了宋人編敕的立法方式;他將市舶納入朝貢體系內,夢想的也是要恢復“萬國衣冠拜冕旒”的盛唐氣象,而不是“漲海聲中萬國商”的宋朝式通商風景。清承明制,還從關外帶來了更具中世紀色彩的主奴關系、莊園制度、投充制度。

多年前,我讀到元代史研究學者周良霄先生的一段話,一直心有戚戚焉。周先生說,元制,“對宋代而言,實質上是一種逆轉。這種逆轉不單在元朝一代起作用,并且還作為一種歷史的因襲,為后來的明朝所繼承。它們對于中國封建社會后期的發展進程,影響更為持久和巨大。譬如說,世襲的軍戶和匠戶制度、驅奴制度、諸王分封制度、以軍戶為基礎的軍事制度等……從嚴格的角度講,以北宋為代表的中原漢族王朝的政治制度,到南宋滅亡,即陷于中斷”1。也許,正是宋朝制度文明的中斷,才導致了近代化的一波三折。

《劍橋中國史遼西夏金元史》的作者忍不住發出一串“天問”:“這些征服王朝真的代表了中國社會、中國經濟、中國政治制度和中國文化的‘自然’發展中的大倒退嗎?沒有這些征服王朝,代表11 世紀宋代中國特征的高速發育的形態和合理的組織結構就能延續下來嗎?它們使得某些學者所說的出現于宋代的一個‘近代時期’夭折了嗎?……為什么在明代,當他們最終把蒙古人從中原驅逐出去時,仍不能恢復由宋代提供的更為高級的政府模式?相反,卻繼續保留了金、元時期制度發展的那么多方面,并恢復到了被所有征服者都推崇的唐代模式上來了呢?”

如前所述,“唐宋變革”的重要表現乃是重商主義興起,資本主義登場,國家放棄了對臣民身份與人身的控制,轉而重視市場、工商業、金融與貨幣所創造的利益。然而,朱元璋建立的“洪武型體制”簡直就是反其道而行:全國臣民按職業劃分為不同戶籍,如民戶、軍戶、匠戶、灶戶,職業戶一經劃定,不得自行改業,子孫世代相承;農民被束縛在土地上,不可脫離原籍地與農業生產,每天的活動范圍控制在一里之內;軍民、商人若要出遠門,必須先向官府申請通行證;由于貨幣經濟極不發達,民間交易以米谷、鹽、布為支付手段;政府控制在最小規模,以緊縮的財政、按實物征收的農業稅以及全民配役來維持運轉,無需依賴市場、商業、貨幣與金融,因而,明前期的消費稅、貨幣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不用說,這樣的體制跟近代化是背道而馳的。假如明代真的出現了什么“資本主義萌芽”,那也只有在擺脫了“洪武型體制”之后才能夠“萌芽”。事實上,明代的社會發展,確實表現為逐漸突破“洪武型體制”的過程:漸漸地,社會控制松懈,匠籍制解體(允許匠戶納銀代役),募兵制代替軍戶制,月港開禁,廣州與蕃商開展商舶,海外大量白銀流入,“一條鞭法”推行開來,人口流動越來越頻繁……如此,才有晚明商品經濟的繁華。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是向宋制回歸。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李治安提過一個觀點,“人們在綜觀10—15 世紀的歷史之余,常常會有這樣的朦朧感受:明后期與南宋非常相似,萬歷以后很像是對南宋社會狀況的‘跨代連接’”?!翱绱B接”的“跨代”,意味著從宋代到晚明,中間隔了元至明前期這么一個斷裂、歧出的時段。

其實南宋與晚明的“跨代連接”只是就社會狀況而言,如果從國家財稅、經濟制度的角度來看,晚清才更像是宋朝的“跨代連接”。清王朝的制度,來自朱明體制與女真部族舊制的混合,與宋制幾乎毫無淵源,直至晚清同治年間,才出現“跨代連接”:政府對興辦企業表現出巨大熱情,行政系統內增設了大量經濟部門,沿??诎斗e極對外開放,國家將征稅的重點從農業稅轉移到工商稅,財政從緊縮轉向擴張,國債等金融工具受到政府青睞,如此種種近代資本主義興起之時的典型表現,都可以從宋代找到似曾相識的身影。

說到這里,我想到了一個有趣的問題:人們在敘述歷史時,常常會使用“晚唐”“晚明”“晚清”的說法,卻極少會用“晚宋”。

為什么會這樣?

你可能會說,“晚明”“晚清”等,只是時間概念,宋代已有“北宋”“南宋”之分,“晚宋”究竟是指北宋末還是南宋末,很不明確,所以人們才很少用“晚宋”的說法。

但這一解釋未免有些簡單了,“晚唐”“晚明”“晚清”不僅表示時間,而且表示社會形態?!疤扑巫兏铩笔加谥型硖?,因而,盛唐與晚唐的社會形態差異很大,盛唐實行的府兵制、均田制、租庸調制、坊市制,在晚唐時均已趨于瓦解。早在1950 年代,陳寅恪先生已指出:“唐代之史可分前后兩期,前期結束南北朝相承之舊局面,后期開啟趙宋以降之新局面,關于政治社會經濟者如此,關于文化學術者亦莫不如此?!?p/>

晚明與明前期、晚清與清前期,同樣是恍如兩個世界,“資本主義萌芽”只可能出現在晚明而不可能出現在明前期,洋務運動也只能出現在晚清而不可能出現在清前期。兩宋時期則從未出現類似的前后期大轉折,宋代的“資本主義傾向”是一以貫之的,不存在一個全然不同于宋前期的“晚宋”,所以,我們不需要使用“晚宋”的概念來描述宋朝的社會變遷。

從這個意義來說,“晚唐”的概念指向“唐宋變革”的啟幕,“晚明”與“晚清”的概念則意味著向“唐宋變革”的近代化方向“回歸”——換言之,明前期與清前期的社會演化已經偏離了“唐宋變革”的方向,因此才需要“回歸”。

通過建立這樣的闡釋框架,我們可以超越“沖擊—回應”模式與“中國文明停滯論”的偏見與短視,將“宋代近世”、晚明“資本主義萌芽”與晚清近代化統合起來,并為“中國的近代化為什么有三個時間開端”提出一種合理解釋。

擺在諸位面前的這部小書,即嘗試運用這一理論框架,重新發現大宋文明、重新審視歷史與傳統。本書講述的宋朝制度——不管是城市制度、社會制度、經濟制度,還是政治制度、法律制度,都在宋后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斷裂。從這個角度而言,中國的歷史不是停滯的,也不是線性發展的,而是既有文明的積累與演進,又有傳統的斷裂與接續。

但有意思的是,在一部分傳統文人“腦洞大開”的想象中,趙宋王朝的國祚并沒有斷絕,而是延續至元朝。南宋德祐二年(1276),元人兵臨杭州城下,六歲的宋恭帝趙?上表投降;到了元朝至元二十五年(1288),已經成年的趙?被元世祖忽必烈遣送到西域學習佛法。相傳趙?在西域認識了一名美貌的女子罕祿魯氏,結為夫婦。在罕祿魯氏懷有身孕的時候,她被周王和世瓎(亦即未來的元明帝)據為己有,未久誕下一子,取名妥懽帖睦爾,至順四年(1333),妥懽帖睦爾即位于上都,是為元順帝。

又據稱,永樂年間,皇帝朱棣看了宋列帝遺像之后,對近臣說:“宋太祖以下,雖是胡羊鼻,其氣象清癯,若太醫然?!庇钟^元列帝像,“俱魁偉雄邁”,朱棣說:“都吃綿羊肉者?!贝吹皆樀鄣漠嬒駮r,驚訝地說:“惟此何為類太醫耶?”也就是說,元順帝的長相不類元朝列帝,反而更像趙宋列帝。自元末明初以降,不少文人都相信元順帝實為趙?之血脈。明初有文人寫詩記述趙?身世:“惟昔祖宗受周禪,仁厚綽有三王風。雖因浪子失中國,此為君長傳無窮?!边@些文人天真地認為,趙宋以仁義立國,不應亡國。天不負宋,果然借趙?私生子將趙宋皇祚接續到元王朝,“知宋三百年之德澤不泯也”。

如此說來,明王朝取代元王朝,是不是就意味著趙宋國祚被終結了呢?不是。更富戲劇性的情節在后頭——“自元世祖大都即位以來,凡一百有八年。汗避位出京時,弘吉喇忒哈吞(元順帝妃子)倉猝遺失,藏匿覆甕中,為明洪武所獲。時哈吞懷娠已三月矣,默祝曰:‘彌月而產,勢難留也;惟天憫佑,至十三月而生,乃得保全?!蠊潦律蛔?,洪武以為己子,育之,此即明永樂也?!卑催@說法,明成祖朱棣竟然是元順帝的遺腹子。

民間文人果然想象力豐富,他們建構了宋恭帝—元順帝—明成祖的血緣傳承譜系,為趙宋王朝續命三百年。

那么,明末清兵入關,取代明王朝,趙宋皇祚總該斷了吧?不好意思,若按民間的說法,沒有斷。因為民間方志稱,清朝皇族愛新覺羅氏正是為女真人所掠的宋徽宗、宋欽宗的后裔:“覺羅者,傳為宋徽、欽之后?!? 另據女真歷史研究大家金啟孮先生的考據,“‘趙姓’之‘趙’,實可發音曰‘覺羅’?!X羅’者即滿洲人讀‘趙’字之訛音也”。

如果這些傳說都是真的,則宋后的元明清三朝均姓趙。然而,即便是元明清三朝均姓趙,又有什么意義呢?難道宋王朝就不算滅亡了嗎?即使趙氏皇祚猶存,難道大宋的制度與文明就沒有發生斷裂嗎?須知,我們所惋惜者,并不是某一個王朝的覆滅,而是文明的失落。本書的主旨,也絕不是為了祭奠一個逝去的王朝,而是想為華夏的文明傳統“招魂”。

編輯推薦

1、作者吳鉤是著名的宋史學者,近年來在網絡上頗為活躍。其著有“吳鉤說宋”系列暢銷書,包括《風雅宋:看得見的大宋文明》《宋:現代的拂曉時辰》《知宋:寫給女兒的大宋歷史》《宋仁宗:共治時代》,代表作《風雅宋》在2019年被央視評選為“2018年度中國好書”,頻頻刷屏。

2、本書為“吳鉤說宋”鳥瞰宋史的集大成之作,全面總結宋代在民生、人文、經濟、政治、司法獨步于歷史的先進獨特表現,集中展現宋朝近代化的一面。書中話題都與現代生活息息相關,在傳播時能迅速吸引現代讀者的眼光,譬如公租房、大學教育、國家福利與福利病、足球與相撲、消防隊、女性財產權、新聞媒體、小品、紙幣、債券、海外貿易、拍賣制度、左右派、募兵制、寧縱勿枉、緩刑制度等。全書一共25篇文章,介紹了25個話題,幾乎每一個都是眾多讀者關注的焦點。

3、本書是前作《宋:現代的拂曉時辰》的專題深化版?!端纬薄放c《宋》的區別在于,《宋》在介紹宋朝文明的近代性時,追求內容和話題的廣泛和全面,但在論述時則較為淺顯,是總綱式、百度詞條式的概念介紹,而本書則精心選取了更能表現宋朝文明近代性的25個話題,主動將敘述范圍收攏聚焦,進行深入的分析介紹,觀點更深刻而明確,論述更為充分、豐滿。此外,本書建構起了獨特的闡釋框架,將“宋代近世說”、晚明“資本主義”萌芽和晚清近代化三種論點統合起來,為“中國的近代化有三個時間開端”提供一種合理的解釋,因而在論述每一個話題時,都十分注意提供可與宋代作對比的明清時期史料,對照論述,以便讀者更能深刻體會宋代文明與此后元明清時期文明的不同之處,這也是《宋:現代的拂曉時辰》所缺乏的。

4、作為“說宋”的第五本,本書在寫作方式和閱讀體驗上都有明顯提升,即善于將看似抽象、嚴肅的學術話題拆分,用生動的案例深入淺出地介紹宋代文明,閱讀體驗非常好。譬如在介紹宋代的人文性時,作者選取了“宋代女性是否有財產權”這個話題,介紹了宋代的未婚女、已婚女、離婚歸家女分別可以從娘家繼承多少遺產?女子攜帶到夫家的嫁妝是否受自己支配?女子是否可以繼承去世丈夫的財產?都曾發生過哪些能夠表明女子財產權受到法律保障的案例?并介紹了唐宋元明清各時期婦女財產權的變化。通過這一系列闡述,讀者輕易就能看出宋代比任何其他朝代更關注女性的權益,從而領會到宋朝的人文底色。這個特點在論述政治、司法等看起來很枯燥的領域和話題時更加發揮得淋漓盡致。

精彩預覽

太學諸齋揀秀才,出門何處是金臺?

——富有宋朝特色的“大學”制度

宋朝的大學,為全國最高學府,我們不妨稱之為古代的“大學”。

北宋的太學,位于東京開封府內城朱雀門外的御街之東。這一帶為商業繁華區,你看,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是這么描述的:“御街東朱雀門外,西通新門瓦子以南殺豬巷,亦妓館。以南,東西兩教坊,余皆居民或茶坊。街心市井,至夜尤盛。過龍津橋南去……東劉廉訪宅,以南,太學、國子監。過太學,又有橫街,乃太學南門?!?p/>

太學的舊址,原本在國子監之內。宋仁宗慶歷年間,由于國家興學,生員數目增多,國子監內已經“不足以容學者”,因此太學從國子監遷出,搬至御街東面的錫慶院。宋神宗熙寧年間,太學進一步擴大招生規模,又將錫慶院旁邊的朝集院西廡并為校舍,至此,“諸生齋舍、官掌事者直廬略具,而太學棟宇始僅足用”。宋徽宗崇寧年間,太學規模再次擴充,朝廷在京城南門外營建了新校舍,“為屋千八百七十二楹”,建筑形制外圓內方,徽宗皇帝賜名“辟雍”,作為太學的預科。

經慶歷、熙寧、崇寧三次興學,北宋太學的規模達至最盛,每年共有學生3800人。

現在,我們去看看宋朝太學是怎么上課的吧。

教學制度

宋朝太學的主要課程是經義、策論、詩賦,學生可兼修法學(律學),并“早晚習射”。教學方式則采用分齋授課。齋,就如今天學校的教學班。元豐二年(1079),太學有學生2400人,“置八十齋,齋容三十人”,一齋之規模正好跟今日的小班制相接近。每齋設齋長一名,由太學生充任,相當于現在的班長。

不過宋朝的太學允許旁聽,到太學聽課的人數遠超其員額,如北宋大學者胡瑗博士在太學講《易》,“常有外來請聽者,多或至千數人”;另一位大學者孫復講《春秋》,“初講旬日間,來者莫知其數。堂上不容,然后謝之,立聽戶外者甚眾”。我們現在津津樂道民國時大學里有許多旁聽生,如老一輩學者任繼愈先生回憶說,“當時北大校門任人出入,教室任人聽課,圖書館閱覽室也任人閱讀。不管是不是北大的成員,都可以走進來,坐下就看書,無人干涉。寫北大校史的人,都提到北大沙灘有不少在北大的旁聽生(辦過旁聽手續的)和偷聽生(未辦旁聽手續的),如丁玲就是偷聽生中的一位,后傳為佳話”。但我們未必知道宋朝的太學原來也有很多旁聽生。

宋代太學的齋又分為“經義”“治事”兩個專業。經義齋的學生主修經史與學術,“選擇其心性疏通、有器局、可任大事者”入讀;治事齋的學生則主修實務,“一人各治一事,又兼攝一事,如治民以安其生,講武以御其寇,堰水以利田,算歷以明數是也”。這一分齋教學法是胡瑗在湖州州學當教授時創設的,隨后被引入太學系統:“慶歷中,天子詔下蘇、湖,取其法,著為令于太學”。

熙寧四年(1071),宋政府又依王安石提倡的“三舍法”,將太學的學生分為外舍生、內舍生和上舍生。舍,其實就是教育層次,外舍、內舍、上舍就如現在的大學預科、本科與研究生。外舍生的數目遠多于內舍生與上舍生,在元豐年間的2400名太學生當中,外舍生有2000名,內舍生為300人,上舍生為100名。崇寧元年(1102),宋徽宗建辟雍,將外舍生從太學遷往辟雍,此時外舍生更是達到3000員,留在太學的內舍生和上舍生也分別增至600員和200員。

太學生從外舍升入內舍,或者從內舍升入上舍,必須修積到足夠的學分。今人一般都認為,高校的學分制率先施行于1872年的美國哈佛大學,清末建立的京師大學堂模仿西式大學,采用了分班教學與積分制,是為中國最早的學分制度。然而,不管是分班制,還是學分制,在宋代的太學教學中早已出現。

宋朝的學分制度比較復雜,并且從北宋到南宋,具體的積分設計也有調整。我且以南宋太學的積分制為例,略作解說。

士子申請入讀太學,或者從州學升補太學,都要參加入學考試,這叫“補試”,補試合格,才錄取為太學生。

每個月,太學的外舍要進行一次考試,考試由太學內部的學官主持,這叫“私試”,“孟月經義,仲月論,季月策”,按10%的合格率評分,其中合格的成績分為三等,第一等一般空缺,第二等的第一名給3個學分,第二名給2.5個學分;第三等的第一名給2個學分,第二、三名各給1.5個學分,第四、五名各給1.3個學分,其余的各得1個學分。

每個季度,積分最多且沒有違紀記錄的若干名學生,將獲得一次季度校定。到了年終,獲得三次以上季度校定且積分最多的若干名學生,可以得到一次年度校定。

每年二月下旬,太學外舍還要舉行一次由禮部派員主持的考試,叫“公試”,“初場以經義,次場以論、策”。公試合格的成績分為五等,第一等通??杖?,第二等“約四十人取其一”,即錄取率只有2.5%,入等的學生各給3個學分;第三等“約二十人取一”,錄取率5%,入等的學生各給2個學分;第四、五等“約七人取一”,錄取率大約14%,入等者各給1個學分。

凡入讀時間不少于一年、上一年獲得年度校定、本年度公試得3個學分以上的外舍生,可以升入內舍;入讀時間不少于一年、上一年獲得年度校定且私試積分名列前三(積分不得少于8分)的三位外舍生,可以免公試,直接升入內舍;入讀時間不少于一年、上一年獲得年度校定、本年度公試得2分的外舍生,暫時不能升級,但次年公試如果能再得2個學分,便可升為內舍生;入讀時間不少于一年、上一年未獲年度校定但本年度公試3分以上的外舍生,不能升舍,但只要他在今年的兩次私試中各得3個學分,也可以升入內舍。

內舍生每個月也要進行一次私試,考題類型與評分標準如同外舍的私試。每個季度,積分最多的若干名學生可得到一次季度校定,獲得三次以上季度校定的前十名學生可獲得年終校定,其中前三名(一年積分不得少于10分)的年終校定為“優”,另外七人的年終校定為“平”。

每年的九月,太學還要舉行一次“上舍試”,考試對象是上舍生與內舍生。按“每三人取一人”的合格率進行評分,合格的成績分為“優”“平”二等,優等的第一名給10個學分,第二、三名各給9個學分,第四至第十名各給8個學分;平等的學生各給6個學分。

獲得上舍試8個學分以上且在內舍讀滿二年、年度校定為優的內舍生,可以馬上畢業,賜進士出身,授予官職。

在內舍讀滿二年、上舍試8個學分以上但年度校定為平的內舍生,可以升入上舍讀書,或者直接參加科舉考試的殿試;上舍試只得6個學分、年度校定為平、在內舍讀滿二年的內舍生,也可以升舍,或參加科考的省試;年度校定為優但上舍試不合格,或者上舍試為優,但未獲得年度校定(但須有三次以上季度校定)的內舍生,也可升舍進修。

在內舍未讀滿兩年的學生也是可以參加上舍試的,如果考試成績為優等,雖然不能馬上升入上舍,但可以積下至少8個學分。而在上舍讀書的學生,將不再參加私試、公試,只每年進行一次上舍試。

那些積不到足夠學分升舍的學生怎么辦呢?按元符元年(1098)的教育立法,“三試不升舍,遣還其州”,即外舍生三年未能升舍、內舍生六年未能升舍,將被勒令退學,遣回籍貫地。當然,他們還可以參加本州的科舉考試。

可以看出來,宋朝太學的積分制度比較復雜,是一種復合型的積分制:整個積分體系由月考(即私試)學分、季度校定、年度校定、年考(公試或上舍試)學分構成。不同的積分情況,決定了學生不同的出路:或直接升舍,或允許補考升舍,或留級,或退學。

我們不妨再來思考一個問題:跟現代大學通行的學分制相比,宋朝人創設的學分制是更合理一些,還是更不合理一些?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宋朝的太學,分為三個層次:外舍、內舍、上舍,就如今日大學的預科、本科、研究生;修到足夠的學分才可以升舍或畢業;太學又采取分齋教學,一齋三十人,小班制,分“經義”“治事”兩個專業。我們不能不承認,放在800年前,這一教學制度是很先進的。

??茖W校

宋朝的太學,其實僅僅是國子監直轄的幾所國立學校之一。太學之外,國子監還轄有多所學校:

1、國子學?!皣印币辉~出自《周禮》,意為貴族子弟,國子學最早出現在晉朝,是晉武帝設立來培養士族子弟的學校。宋朝的國子學也帶有“貴族”色彩,只招收七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員額最高時有200人。

2、四門學。如果說國子學是“貴族學?!?,四門學則是“平民學?!?,只招收八品以下官員的子弟以及平民的優秀子弟。慶歷興學之后,隨著太學的擴招與平民化,四門學與國子學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先后被廢止。

3、小學。國子監下屬的基礎教育學校,相當于今天的大學附屬中學,只招收八歲至十二歲的兒童,成績優秀的學生畢業后可以升入太學的外舍。宋徽宗政和年間,國子監小學的學生有一千余人,分立十齋。

4、辟雍。前面我們介紹過了,辟雍相當于太學的預科學校,“太學專處上舍、內舍生,而外學(辟雍)則處外舍生”;從州學考入太學的士子,也先至辟雍讀預科:“士初貢至,皆入外學,經試補入上、內舍,始得進處太學”。

值得我們特別留意的,是北宋國子監下轄的幾個??茖W校。我記得研究中國近代史的袁偉時教授曾說過:“與西方文化不同,中國傳統文化自古以來把數學、邏輯、法律等學科排斥在教育體系之外,熟讀儒家經典成為主要上升渠道,導致知識階層視野狹窄,創新能力嚴重不足?!钡阒灰月粤私馑未膶?平逃?,便會知道袁教授所言過于偏頗,不合史實。

來看看宋朝的國子監設立了哪些??茖W?!?p/>

1、律學,相當于法學院。北宋立國之初便置律學博士,傳授法律。至熙寧六年(1073),于國子監下設律學,分“斷案”“律令”兩個專業,斷案專業主修刑名之學與案例試斷;律令專業主修法理大義。律學所需的古今刑書,可向朝廷申請配備;朝廷頒布的法令,也需要關送律學。每月,律學會舉行三次私試、一次公試。成績優秀的律學生畢業后可赴吏部授官。兼修律學的太學生,在律學公試中獲得第一等的成績,可計入學分,相當于在太學私試中得第二等。

2、算學,相當于數學與天文學院,崇寧興學期間設立,“生員以二百一十人為額,許命官及庶人為之”,入讀的學生以天文、歷法、算術、三式法(指卜筮之法)為必修課,再選修一門文化課,如《論語》《孟子》,其“公私試、三舍法略如太學”,上舍的優秀畢業生可以授官。

3、書學,相當于文字學與書法學院,學生練習篆、隸、草三種字體,主修《說文》《字說》《爾雅》《博雅》《方言》五書,兼通《論語》《孟子》之義。公私試、三舍法同算學,只是畢業生所授官職“差降一等”。

4、畫學,相當于美術學院,學生主要訓練佛道、人物、山水、鳥獸、花竹、屋木等題材的繪畫,并學習《說文》《爾雅》《方言》《釋名》,士子出身的學生要求兼修兩門文化課,雜流出身的人要求兼修一門文化課??荚囍饕獮椤霸嚠嫛?,“以不仿前人,而物之情態、形色俱若自然,筆韻高簡為工”,并委托太學“試經義”。優秀畢業生授官待遇如書學。

5、武學,相當于軍事與武術學校,學生主修武藝、兵法,考試時,先試軍機策論,再試騎射之術。武學生畢業后可獲授巡檢、監押等職務。

6、醫學,相當于醫學院,初隸屬于太常寺,崇寧興學期間,考慮到“所有醫工,未有獎進之法。蓋其流品不高,士人所恥,故無高識清流習尚其事。今欲別置醫學,教養上醫”,遂另建醫學院,改隸國子監。

北宋醫學分“方脈科”“針科”“瘍科”三個專業。方脈科有點接近今人所說的內科,其學生主修大方脈、小方脈、風科等專業課,兼習王氏《脈經》、張仲景《傷寒論》;針科類似于今天的針炙科加五官科,其學生主修大針炙、口齒、咽喉、眼耳等專業課,兼習《針炙經》《龍本論》;瘍科接近今天的外科,其學生通習瘡腫、傷折、金瘡等專業課,兼習《針炙經》《千金翼方》。

除了專業課,還有公共課,方脈科、針科、瘍科三個專業的學生都需要學習《黃帝素問》《難經》《巢氏病源》《補本草》《千金方》。此外還有實習課:太醫局在“近城置藥園種蒔,其醫學生員,亦當詣園,辨識諸藥”。

醫學亦仿太學三舍法,“立上舍四十人,內舍六十人,外舍二百人”。外舍生升內舍生主要看私試與公試的成績。內舍生升上舍生,以及上舍生能不能畢業,則不但看考試成績,還要看“醫治比?!?,即行醫實習的積分。

“醫治比?!笔沁@么設計的:給醫學內舍生、上舍生每人發一本“印歷”,定期派往太學、武學、律學、算學、藝學(即書學與畫學)實習行醫,醫治患病的學生。診治時候,必須在“印歷”上“書其所診疾狀”,送回醫學院蓋章。然后按疾病的療程,如實登記治療結果:“愈或失”,并報醫學院核實蓋章。年中進行“比?!?,合格的成績分為三等:100%的治愈率為上等,給10個學分;90%的治愈率為中等,給9個學分;80%的治愈率為下,給8個學分。

在“醫治比?!敝蝎@得10個學分的醫學內舍生,可以申請試上舍,只要在考試中得到“平”的成績,便能升舍;如果是上舍生獲得10個學分,則可畢業授官,“聽保明推恩”,一般是“選充尚藥局醫師”,或者安排為國子監及諸州府醫學的教授;得到8個或9個學分的學生,則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才可以升補或畢業;只得到7個學分的學生,降舍,即從上舍降至內舍,或從內舍降至外舍;5個學分以下的學生,“屏出學”,即勒令退學。

說到這里,想起了一句宋人汪元量詩作《江上》中的一句:“太學諸齋揀秀才,出門何處是金臺?”詩中的秀才,非指一般的讀書人,也非指科舉制度中的生員(明清時期,“秀才”方有這兩個含義),而是指優秀的才俊之士;金臺,為國家延攬士人的象征性建筑。太學設諸齋、分三舍,意在培養與遴選優秀的人才。太學之外,又置醫學、律學、算學等??茖W校,當然也是為了培養杰出的專業人才。宋朝才俊輩出,人文與科技成就都足稱鼎盛,與其發達的教育制度是分不開的。

最后,順便一說:不管是??茖W校,還是太學,都是寄宿制學校,學生的食宿作息均在學校內。學校設有宿舍、食堂、浴室、公共廁所、射圃、亭園等設施,供學生學習、生活之用。學生若因事需要離校,必須先請假,逾期不歸校者,可能會被開除學籍。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
電話:0773-2282512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免费看国产曰批40分钟㊣精品久久亚洲中文无码㊣领导在办公室含我奶头㊣人人天干天干啦夜天干天天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